丁凯乐结婚了,快乐星球还好吗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郑州轻工业学院教务管理系统_正方教务管理系统_正方教务系统潍坊
阅读模式

  昨天,亿万少女的梦中情人丁凯乐结婚了。

  继白展堂变胖以后,90后们又一次感受到了岁月无情。

  微博评论区随处可见含泪祝福的柠檬精。

  当然,成年人的悲伤来的太多次了,每次类似的新闻出现,朋友圈和微博都会沦陷为大型怀旧现场。

  嘴上说着我哭了我男神怎么没等我就结婚了。

  其实心里想的是:苍了天了,我的童年真的走远了。

  明明距《快乐星球》的播出已经过了十四年了,现在提起来,感觉捧着西瓜蹲在电视机前面守着的日子还在昨天。

   对时光易逝的感慨背后,藏了一颗不想长大的童心。

  回想起来,《快乐星球》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快乐和回忆,也成为了那一代人童年中的共同符号,从微信列表里的表情包到洗脑的主题曲,再到为莲蓉包和冰柠檬到底娶谁(这种无聊的问题)打的口水仗,都证明了它在我们心中的地位。

  趁此机会,知著君就来跟大家回顾一下这部古早儿童科幻剧《快乐星球》。

   01

   有教无类,被低估的《快乐星球》

  不知道是不是时代滤镜的缘故,知著君总觉得,从精神食粮上来说,我们这代人吃的比现在的小孩好太多了。

  作为国内第一部儿童科幻剧,2005年《快乐星球1》一经播出,就凭借现实又巧妙的剧情火遍大江南北。

  并且从角色塑造到剧情甚至到主题来看,就算放到今天,它都有很多可取之处。

  主角丁凯乐,乐乐,一个普通的四年级男生,他内向、胆小,经常被班上几个调皮的男生欺负,有着跟每个小学生一样的烦恼。

  每天回家都有数不清的作业要做,妈妈望子成龙,希望他做“人上人”。

  除了作业,还有各种奇葩的课外辅导班。

  在重重压力下,他不喜欢上学,也不喜欢读书,更不快乐。

  因为他的不快乐,他成为了快乐星球选中的人,而多面体、冰柠檬和莲蓉包的任务,就是让他成为一个快乐的小孩。

  从主角设定上来说,《快乐星球1》做的非常好的地方是,它不要一个“完人”,而要一个“普通人”,在乐乐最初的设定上,就并不完美,他胆小、懦弱,有虚荣心,也会想走捷径。

  这样不完美、跟屏幕前的小朋友们有很多相似的主角,很容易拉近与受众的距离,让受众产生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实现对主人公的认同,并不自觉地把自己投射到主人公身上,感受剧中人物的喜怒哀乐,体会到“情感介入”带来的愉悦感。这也是《快乐星球》能够风靡大江南北很重要的原因,即能够跟受众建立亲密的情感联系。

   除了在人物塑造上,在剧情的设计上也是可圈可点,并能够寓教于乐,把正向的价值观通过短小精悍的故事传递给观众。

  在第六集中,学校要举办绘画比赛,因为不会画画受到同学取笑的乐乐拿到了一支有神奇魔力的画笔,只要他想到的东西,它都能够画出来。

  通过这支笔,乐乐不仅取得了美术比赛一等奖,还变成了老师同学眼里的神童。结果不久之后,大家就发现,原来这支笔只是一个图片采集器,那些得奖作品都是别人画的,他在无意中剽窃了别人的劳动成果。

  故事最后,乐乐在美术协会王爷爷的帮助下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懂得了想要成功就必须努力,要靠自己的真本事。

  这个故事就很好地能代表《快乐星球》想要向小朋友传达的价值:即想要成功要靠努力,诚实和勇敢是最美好的品质。

  相比于枯燥的说教,这样灵活生动的故事无疑更能在儿童的心里埋下好的种子。从这个故事我们也能看出,《快乐星球》在制作的时候受众是相当明确的,在儿童剧“成人化”和“低幼化”极端的市场状况下,它清晰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只讲述小学生的喜怒哀乐,并把它做到极致。

  好的作品必然要放在时代的背景下去观察,必然也会带着时代的影子。

  现在再看这部剧,我们会发现它是十分有现实意义的。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十四年过去了,我们的小学生为什么还没有实现减负。(误)

  言归正传,从呈现效果来说,它的主题和内核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快乐”,不论是快乐星球还是乐乐,都能够彰显出制作团队对孩子们温情的平等的人文视角。导演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提到,剧本创作初衷就是想“给孩子们拍一个好玩好看的故事”。

  除此之外,故事的创作也为我们铺开了一副时代的画卷,独立成章的剧情形式也在关照儿童的理解力的同时有了更多的表达空间,涉及了环保、科技等等主题。

  在内容上,我们也能感受到团队对当时许多社会现象的反思和思考。如在最后一集中,学校推行了无人监考试验,在考试结束后,校长的发言就十分意味深长。

  总而言之,尽管还有制作粗糙、烂尾等等不足,《快乐星球》作为这一代人童年中非常重要的一部文艺作品,确实实现了寓教于乐、有教无类,并且对今天依然有借鉴的意义和价值。

   02

   高开低走,误入穷巷的儿童剧

  儿童剧作为一种边缘的剧作类型,一直在主流视野之外,提起儿童剧,除了《快乐星球》、《家有儿女》和《巴啦啦小魔仙》外,似乎直接断崖式下降,只有《舞法天女》这样以雷出名的神剧了。

  有学者把我国儿童剧的发展划分为了四个时代,政治本位(1960-1977)、儿童本位(1978-1992)、市场本位(1993-2003)、产业本位(2004-今)。

  2004年,《家有儿女》和《快乐星球》的播出和大热在奠定了未来几年儿童真人剧的发展路径的同时,也标志着儿童剧产业化时代的到来。

  然而从现实情况来看,遗憾的是,在短暂的辉煌后,儿童剧的发展可以用高开低走来形容。《家有儿女》、《快乐星球》的大火后,同质化严重、制作水平低下等问题使得儿童剧陷入了流失观众缺少投资低制作水平流失观众这样的恶性循环。

  当然,除了制作的问题,在观众的流失上也与信息技术和数字技术的发展不无关系,互联网的兴起和普及使得儿童们观剧的途径更加多元,传统儿童剧的渠道优势逐渐消失,使得这个领域陷入新的一轮恶性循环中,尤其是真人儿童剧,好作品寥寥无几。

  知著君在几个热门的视频网上找到儿童栏目,发现从目前的儿童剧的发展上来看,呈现出三个特点,一是动画作品占多数,游戏化趋势严重;二是本土作品占比小,原创能力不足;三是真人儿童剧边缘,制作水平低下。

  互联网的发展和多屏时代的到来,一方面改变了传统的内容传受模式,为受众带来了自由,然而另一方面,更令人担心的事情也发生了。高压的社会生活使得父母们很难兼顾到孩子的阅读内容,有调查显示,有48%的父母会为了让孩子“安静”几个小时让他自己浏览内容,而不具备媒介素养和内容筛选能力的小朋友很容易落入到“互联网”的陷阱中,如此前的“邪典视频”风波就展示了互联网时代“陷阱”的可怕之处。

  伴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更令人悲观的是,经济状况、社会地位和教育水平等因素的差异在教育上的体现更为残酷,正如上文所说,在高压下为生活奔波的父母们时间被工作大量挤压,使得孩子的教育缺失,在危机四伏的信息环境下,面对质量良莠不齐的儿童剧,小朋友们吃到“垃圾”的概率远远高于从前,“知识沟”不会被缩小,反而更容易被扩大。

  除此之外,我们还面临着一种值得思考的现状。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尼尔波茨曼就提出对“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思考,他认为,在电视时代,成人和儿童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儿童几乎都被迫提早进入充满冲突、战争、性爱、暴力的成人世界,“童年”逐渐消逝。

  沿着这个观点思考,是不是在电视时代,尚且存在“有效”的把关,而在低准入门槛的互联网时代,这份有效的“把关”被大大削弱了呢,结果就是儿童们过早地进入成人世界,模仿成人的生活方式,持续低龄化的色情内容和持续暴力化、游戏化的儿童剧都似乎证明,现在童年才是真正地“走向消逝”。当然知著君并不是在否认互联网时代的便捷性和优势,只是在不断崛起的高楼之下,我们似乎更应该俯下身来,关注一些还未进入我们视野,并亟需进入我们视野的东西。

  童年是初生的绿叶

  童年是含苞的花蕾

  童年时一片蓝蓝的天

  童年是充满美丽的梦幻

  这是《快乐星球》的主题曲《梦幻童年》中的歌词,充满了人们对童年的瑰丽想象。

  知著君想说,童年,也是人生中最需要呵护,也最重要的一段时光。

  最后,一张图总结今天的推送。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猜你喜欢